【独家】传奇落幕,最强美剧是怎样炼成的 《权力的游戏》最终季主创独家专访 – Mtime时光网
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独家】传奇落幕,最强美剧是怎样炼成的

《权力的游戏》最终季主创独家专访

2019-04-12 08:47:32 来源:Mtime时光网

导语

最强美剧是如何炼成的?

"私生子之战"幕后

末日般的融入式视觉体验

数读《权力的游戏》

7卷/1500人/10亿/1年

最终季主创专访

龙妈:最后一次骑龙很好笑

最终季主创专访

三傻和二丫,戏里戏外姊妹花

最终季主创专访

金手詹姆:拍这部剧是苦乐参半

最终季主创专访

梅丽珊卓:长期对亲戚谎报剧情

策划/制作:Mtime时光网
本期时光对话,除了呈现中国独家的主创专访内容,一起来听听“龙妈”、“詹姆”、“三傻”、“二丫”他们和这部剧集发生的点滴故事。还会有《权力的游戏》大场面制作解读。


  时光网特稿 长夜将至,陪伴观众近10年的HBO电视剧集《权力的游戏》即将在4月14日开播最终季,这是该剧的第八季,只有六集,前两集每集60分钟,后四集每集80分钟。第八季总投资超过1亿美元,电视剧史上成本最高的剧集之一。

※下面会涉及剧透,别说我没提醒你※

  《权力的游戏》严防剧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第五季结尾,雪诺被守夜人组团杀死,有关雪诺到底死没死的争夺在全球范围内展开。雪诺的扮演者基特·哈灵顿有一次开车被交警拦住,警察还要问问他雪诺到底死没死,可以想见,这部剧有多高的关注度。

  HBO对外声称,《权力的游戏》第八季拍摄了多个结局,意思是,死去的人和胜利者是不同的。虽然花了很多钱,也用去了很多时间,但为了不剧透,HBO真是下了血本。除了制片人和剪辑师,知道真正最终结局的人,不多。


  投资高昂,售价也不菲,《权力的游戏》第一季的单集海外售价高达250万美元,创下了美剧之最。第一季单集的制作成本为500万美元,第八季的单集制作成本已经飙升到了1000万美元。

  据悉,《权力的游戏》第八季的最终大决战连续拍了55个夜晚,全是夜戏,真的是拍到人困马乏。这也创下了剧集开机以来的最高纪录,一场大决战的戏份连续拍摄两个月。之前的最高纪录是“私生子之战”,连续拍了25天,效果大家都看到了,震撼程度超越了很多好莱坞大片,提升了美剧制作工业水准。


  《权力的游戏》大场面层出不穷,第二季的“黑水河之战”、第五季的“突围艰难屯”、还有第六季的“私生子之战”都让让过目难忘,那么,这些大场面又是如何拍摄的呢?让我们以经典的“私生子之战”为案例,来进行360度的解读吧。

  今天,我们不仅要解读《权力的游戏》的大场面制作,还会呈现中国独家的主创专访内容,一起来听听“龙妈”、“詹姆”、“三傻”、“二丫“”他们和这部剧集发生的点滴故事。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中,为夺回属于斯塔克家族的“临冬城”,囧雪与“小剥皮”这一对“冰火”系列最出名的私生子,终于正面对阵。面对“小剥皮”数倍于己的军队、以及阴险狡诈的计谋,囧雪与珊莎如何艰难取胜?

  看点1:“小剥皮”的战略与战术

  虽说系列前集不乏战争大场面,但双方都是组织好的兵团阵列对冲,这是第一次。兵团作战,将士悍勇固然重要,决定战局的,很多时候是指挥艺术。在这一战中,“小剥皮”让观众领略了比较高超的战略与战术,在深知囧雪性格弱点的情况下,一步步将后者拉入死局。全景画面下兵团冲锋、混战、包围场景,更是将每一项命令的后果展现得淋漓尽致。

  看点2:“囧雪”的“傻”与勇

  相对于“小剥皮”的老谋深算,以及冷酷无情,囧雪的行动,看起来更像是“愚勇”。不过,换个角度看,这何尝不是观众一直喜欢这个角色的原因?囧雪在此战中体现出对兄弟的亲情、以及个人武力的彪悍,都令人动容。

  看点3:冷兵器交锋的残酷血腥

  在电影史上,对于冷兵器交锋的残忍与热血、表现得最突出的,当推《勇敢的心》。这一集的混战场面,则有点像那片致敬之意。不少刀锋入体、断手断脚、砍头破肚的镜头,看得人有嗜血的快感。

  看点4:末日般的融入式视觉体验

  习惯大场面的观众,不一定对这一集的对战规模有太大感觉。但是,累积的尸堆一出,特别是囧雪被野人同伙踩在脚下、几乎丧命、最终挣脱而出的画面,体现出导演高于“物理表现”的美学追求,让观众对战场体验更为感同身受。同时也让画面具有了寓意,比如囧雪自己挣扎得救,让人强烈地感受到“重生”的意味。


  如前文所述,《权力的游戏》系列,从一开拍,就已是美剧历史上最烧钱的剧集。比如第二季平均单集制作成本600万美元,远超同行200万的投资价位。到了第六季,单集制作成本,已提升至1000万左右;而这集“私生子之战”据说又是第六季耗资之最,可能投入1500万美元甚至更多。

  钱都烧在哪呢?先看看实拍现场:

  近80匹真马拍摄冲锋,在如今的条件下,比电脑特效制造群马效果,要昂贵得多。但实拍的画面,有特效还无法企及的真实感。同理,特技替身的地位,在这一集中也很重要。比如,完成以下镜头:

  那种完美依从人们熟悉的物理规律的运动轨迹,是普通的电脑特效无法比拟的:

  真马、真人之外,道具更是一丝不苟,精细到以假乱真。前面提到的尸堆,都是硅胶假尸,隔远了看完全看不出真假。

  当然,剧情描绘的环境,对于道具“藏拙”也很有帮助,一头浑身涂满泥巴的假马,对毛发和皮肤材质方面的拟真要求,可以稍微降低。

  和任何影视作品一样,画面的真实感,一方面来自表现内容,另一方面,也与镜头表现方式有关。甚至可以说,后者才是塑造观感的主力。这一集的混战场景中,突出的特点之一,是让镜头贴近主角(囧雪),让观众仿佛是跟随他一起战斗,为之激昂也为之紧张。

  这种画面效果,多是用手持摄影的方式实现的:

  在骑马冲锋的镜头中,为了让镜头跟上演员的行动,剧组动用了吊臂车,保证观众的眼光,时刻锁定囧雪矫健的身姿。

  有时候,简单的取景技巧,可以制造出震撼力强大的假象,比如这个两军战马对冲的画面:

  熟悉影视制作的都心里有底:在现有条件下,基本不允许拍摄时主观令动物受伤。所以,这样的镜头,肯定不会真的是让战马们撞到一起。实际上,拍摄现场是这样的:

  特技替身们开始的确是骑马冲向对方,但当快要靠近时,都要拉起战马转向,避免真的撞伤彼此。拍摄时摄影机的角度,垂直于对冲方向,从而掩盖了“对冲错位”的事实,让双方“看起来”是撞到一处。同理,像囧雪独立面对骑兵冲锋的勇敢镜头:

  的确是实拍,但现场并不像最终画面表现得那般“紧急”:剧组这里利用远摄镜头,压缩了背景与前景画面之间的景深,造成骑兵阵列与囧雪很贴近的假象;其实,没准他们此时还相隔百米之外。

  至于像这样镜头中、利用景框局限掩盖打击效果:

  或是巧妙利用借位和后期剪辑、渲染实拍时的动作效果:
  都是简单而实用的镜头技巧,无需借助电脑特效。

  但是,有些场景,电脑特效还是大显神威。比如用来扩大军队规模:

  据说,这一集动用了超过250人的临演队伍,他们得换上野人或是波顿一方士兵的装束,让后期特效有可以倍增士兵数量的素材。我们最终看到的阵列冲锋的壮观画面,其实是多个画面合成的,只是由于透视关系,远景的人物极为看不清,方便了电脑特效就此造假。

  战场上,还有很多元素需要后期特效合成。最简单如箭:

  处于现场安全考虑,上图这种箭雨,百分百是特效生成的。对于一些不好控制的拍摄对象,比如伤损的战马,偶尔用以下数字替身。在一掠而过的快速画面中,也不容易让人看出毛病。

  这一集的混战场面,让好人多看得热血沸腾;其实,很多看似惊险或危险的镜头,是特效合成的结果,现场并不像画面表现的那般千钧一发。不少画面内元素,都在可控环境下拍摄。像战马倒地的镜头,就可通过后期特效,方便地“塞入”混战全景画面中去:

  像这个巨人“温温”掀翻一匹战马的镜头,就是在绿幕前拍摄,通过后期合成数字战马、以及实拍外景来实现的。

  而镜头跟随囧雪冲进混战战场时,演员周遭的人或马,基本上都是特效生成的数字影像:

  那些在战场上乱跑的无主战马,在拍摄现场肯定是无法控制的危险元素;利用电脑特效,可以很方便地控制它们出现的时机、和运动的轨迹,并根据实拍时演员的动作加以调整:

  至于像下图中那般高难度的战马动作,还是只有在电脑中完成,才会比较安全。

  简而言之,观众在最终画面上看到的千军万马冲锋陷阵,现场实拍时可能很“寒酸”:

  充斥画面的,绝大部分是电脑特效生成的数字战马与骑士。后期布光、与表现氛围所需要的色调、雾气等等,都在帮助特效“藏拙”;但不可否认的是,制作这样数量的数字替身,也很考究特效工业实力。事实上,像上图画面中的数字战马,也是严格按照从骨骼-肌肉-皮肤-毛发的顺序生成和渲染的。就连囧雪坠马的画面,也是“假”的。

  这其实是一个运用得比较巧妙的“换脸”特效:现场的确实拍了骑士坠马的镜头,不过那是特技替身,囧雪的头部,是后期特效合成上去的。

  像这一集结尾这般令人心旷神怡的“上帝视野”,无论是呈圆阵的波顿军队,还是以三角形破阵阵型冲锋的“小指头”骑兵,基本上全部是电脑特效生成的,实拍的话,基本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私生子之战”的拍摄过程再次证明:实拍与特效结合,才能拍出既真实又震撼的战争场面。

  除了大场面磅礴震撼,《权力的游戏》台前幕后还有很多数字值得一提,现在我们开始数读《权力的游戏》。
数字解读《权力的游戏》
7卷/1500人/10亿/1年/




七卷
《权力的游戏》原著小说名为《冰与火之歌》,全系列计划出版七卷,目前中英文版都只出版到第五卷《冰与火之歌·魔龙的狂舞》,第六卷和第七卷在同时创作中,至今难产。不过,作者乔治·R·R·马丁已经把大结局告诉《权力的游戏》制片人了,他们提前完结。




九大家族
《权力的游戏》中家族众多,不过维斯特洛大路上真正有实力的家族只有九个,他们九大家族分分合合能在维斯特洛掀起腥风血雨。这九大家族分别是——
坦格利安家族,族徽:龙
拜拉席恩家族,族徽:鹿
史塔克家族,族徽:狼
兰尼斯特家族,族徽:雄狮
艾林家族,族徽:鹰
提利尔家族,族徽:金玫瑰
徒利家族,族徽:银色鳟鱼
马泰尔家族,族徽:红日插金枪
葛雷乔伊家族,族徽:海怪




1年
在2017年《权力的游戏》播出第七季之后,剧集在2018年停播了一年,因为第八季的制作太过复杂,导致完成日期延长,最终HBO确定剧集在2019年4月14日播出第八季。


1610万人
在2017年《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第一集北美开播之时,不完全统计,北美有1610万观众收看了这部剧集。HBO收收费电视台,能够获得这样广泛的观众群体,号召力非同小可。第一集播出的当晚,HBO网站都被访问瘫痪,可见观众的热情。


1500人
《权力的游戏》前七季大约死掉了1500个角色,这是刨除了在大战中死去那些成千上万的士兵,这1500个角色多少还能算是有台词或者有名字的,比如第七季开场佛雷家的全部男丁,被二丫独力剿灭,给哥哥和母亲报了大仇。



7匹冰原狼
《权力的游戏》第一季开场,史塔克家族救了7匹小狼崽,正好族长奈德·史塔克有七个儿女,所以每人分到一匹狼。不过,这7匹狼后来多数都为了主人而牺牲了。




10亿
《权力的游戏》一直是盗版的重灾区,据不完全统计,《权力的游戏》第七季在全球范围内的下载次数高达10亿次。




1亿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制作成本高达1亿美元,还没算上宣传费用。

414
4月14日,《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北美开播,一周一集。
《权力的游戏》最终季主创独家专访
“龙妈”克拉克:最后一次骑龙是一副非常好笑的画面



Mtime:你觉得丹妮莉丝这些季以来经历了多少变化?她的故事曲线太庞大了
艾米莉亚·克拉克:丹妮莉丝经历的改变是不可逆转的。全剧刚开始的时候,她是一个被虐待的年轻少女,为了满足她的施虐者,也就是她哥哥的利益,而被出价最高的买家买走。

第一季的时候,你能感受到她就是在真正的人生谷底阶段。然后现在到了第七季,她正处在巅峰时刻,她一路抗争,战胜了糟糕的顾问、糟糕的爱情对象们、奴隶主们、仇女者、虐待、家庭,她战胜了无与伦比的难关,熬过很多。

从未停止过奔跑,所以她身为一个角色完成了蜕变。

所以我觉得如果有人足够疯狂,看完最终季之后再回头去看第一季的话,就会看见她第一季就有着钢铁般的决心,等到最后你就看见她得到了配得上这份决心的分量。

第七季工作照

Mtime:这个问题可能听起来有点搞笑,你现在是龙专家吗?丹和大卫有鼓励你多看龙的传说吗?

艾米莉亚·克拉克:与其说我成为研究龙的专家,倒不如说我成了研究自家龙的专家。我完全是无心插柳,我们有个拍摄分队,叫做mo-cap(动作捕捉简称)分队,负责拍摄动作捕捉镜头。所以你在屏幕上看到我骑着龙的场景,其实都是在贝尔法斯特的摄影棚里,跟动作捕捉分队一起拍的。

我发现每次我在动作捕捉的房间里就会特别的“护崽”,它不会这么做的,卓耿(龙的名字)不会这么做。

我最后一次骑龙是一副非常好笑的画面,还非常伤感。所以比起是龙学家,我更像是那三头(龙)的专家。

达里奥和龙妈

Mtime:从你个人故事线来看,哪个瞬间令你感触最大?伤心流泪或者大吃一惊?

艾米莉亚·克拉克:是呀,有好多令我眼眶里泪水打转的时刻。有很多瞬间,奇特的是,我真的印象最深的是,丹妮莉丝决定不带达里奥去她的下一个目的地了。她意识到自己没有时间可以分给爱情,权力更加重要,她要飞越一大步了。

职场女性,她能拥有一切吗?这也是我们当下社会存在的问题。我觉得我们这部剧在那个瞬间通过丹妮莉丝探讨了这个问题。她能拥有一切吗?她能拥有感情生活,同时还能作为一位当权者吗?她能否渴望同时拥有二者,她身为一位女性有能力去渴望拥有这些吗?然后她做出了决定,她不去追求这些。

不求回报的爱

Mtime:乔拉·莫尔蒙对龙妈这份不求回报的爱太美好,能不能谈谈你对此的感想?

艾米莉亚·克拉克:乔拉爵士对丹妮莉丝这样不求回报的爱情是一份普世的情感。我想他很不容易,因为他刚开始是她的顾问,她对他的依赖性很大,她需要的东西很多,他给予的指导和建议。

他为她铺就了这份安全感,正是她崛起所需要的,然后她渐渐强大有了自己的主意,就不再需要他了。

但他对她的爱慕依然不减,我觉得她心里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我觉得他可能是她最后仅存的弱点,只有这一个人自始至终都在她身边。

所以对我来说,他是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权力的游戏》最终季主创独家专访
“三傻”和“二丫”,戏里戏外姊妹花



Mtime:能不能告诉我,你最喜欢对方在剧中哪一个故事瞬间?

麦茜·威廉姆斯:我喜欢最开头“三傻”和乔弗里对戏的场景,他逼着你看(被砍掉的)脑袋。你在那场戏当中的表演,我看的时候就在想“我的天,我想像她那样棒”。真的,演得特别特别好。

索菲·特纳:谢谢你。我最爱的一场“二丫”的戏是,她来到了,那个地方叫什么名字?艾林谷?她有这么一个瞬间,我不记得她看着什么东西了,但她有一刻放声大笑。

麦茜·威廉姆斯:因为他们告诉我莱莎姨妈死了。

索菲·特纳:没错,在莱莎姨妈死后,然后艾莉娅克制不住的放声大笑,我觉得这是最有趣的场景,我爱这场。



Mtime:如果你们不是演员,你们会怎么看这两个角色做?大多数年轻女性或者小女孩会觉以你们的角色为榜样,认为她们特别酷。

麦茜·威廉姆斯:我经常想这个问题。

索菲·特纳:我也是。

麦茜·威廉姆斯:有些人同时喜爱我们俩的角色。也有人只喜欢其中一个人。

索菲·特纳:艾莉娅。

麦茜·威廉姆斯:不是这样。有人只喜欢珊莎,我遇到过好多。我不介意啦,我也喜欢。但我觉得很奇妙的是,为什么这些完全不同的人都会喜欢这两个角色,觉得她们很棒很吸引人呢?

索菲·特纳:我觉得我会认为珊莎在一开始很讨人嫌,但到了最后我会爱上她。

麦茜·威廉姆斯:我刚开始也觉得艾莉娅讨厌,我知道很多人都说喜欢他们自己的角色。但我就不这样。

索菲·特纳:因为角色可能会有点争议性。

麦茜·威廉姆斯:我依然最爱耶格蕊特,然后可能会觉得没必要再看这部剧了。

女野人耶格蕊特

Mtime:当你们每次阅读下一季的剧本,会不会出现看到某个场景的时候心想‘我的天,我等不及要拍这场戏了’。

索菲·特纳:没错,那就是我想说的场景。我看到那里的反应就是,“我的天”。所以当我收到第七季剧本的时候,因为我比她看的早,我看到了我们俩的重逢时刻,我兴奋极了,特别期待拍那段。

所以我就给她发信息,“拜托快跳过去看这页,跳着先看这页”,然后她基本上跳过了整个剧本先看那里,然后她就给我回信“我的天!”。那是我最兴奋的时候。

麦茜·威廉姆斯:和珊莎重逢是一个非常非常激动地时刻,想到我们俩可以一起拍戏了。

索菲·特纳:哦,还有一起杀了小指头。

麦茜·威廉姆斯:是的,很棒的。就是那段台词,你对他说“我妹妹问了你一个问题”。不对,是我对他说的“我姐姐问了你一个问题”,然后你说“贝利什大人”

索菲·特纳:没错,姐妹的力量。

麦茜·威廉姆斯:我当时看到这里就嗨了。

索菲·特纳:是的,那一幕太棒了。

Mtime:我估计很多人问过这个,你们两相当于和这部剧一起成长,可以谈谈这对你们意味着什么吗?这些年扮演同一个角色的经历。

索菲·特纳:改变人生了。

麦茜·威廉姆斯:肯定的。当我回顾以前的剧集,发现艾莉娅身上有很多我自己的影子,特别是第一季里,我有很多情绪化的回忆,所以我会利用生活中最大的创伤经历来代入表演,当你渐渐长大,你的生活重心,经历的事情,看着这些变化的感觉很奇特。

就像看11岁的我表现愤怒是什么样子,然后对比现在愤怒对我来说是种什么感觉。



索菲·特纳:是的,非常有趣。回首你的人生。

麦茜·威廉姆斯:你知道,我在表演自己最愤怒的样子,现在看会想“老天”,看着太奇怪了。

索菲·特纳:这部剧对我意味着什么呢?对我来说,《权力的游戏》就是我的整个生活,我的学校,它是我的戏剧表演课程,人生课堂,职业课程,商业课程,还有友谊,我认知的一切都源自《权力的游戏》。所以它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我的生命线。

《权力的游戏》最终季主创独家专访
“金手詹姆”尼可拉·科斯特:拍这部剧真的是苦乐参半



Mtime:这一季是大结局了,当你拍摄最后一场戏的时候,有没有特别强烈的感觉?

尼可拉·科斯特-瓦尔道:毋庸置疑最终大结局让季具有特殊性,因为那是一切的结局。对我来说那是完美的一天,我觉得那一场戏正好捕捉到《权力的游戏》之于我的意义。我猜想苦乐参半是合适的形容词,但美好快乐占多数,充满欢乐、愉悦,但也有一点悲伤,因为你要和大家告别,想到在次年的九月再也不会回到贝尔法斯特了。

杰罗姆·弗林:我在拍摄最终季的每一天都有不舍的感觉涌上心头。我拍戏的日子没有那么多,但每一次我来到片场,不论拍摄的是何种场景,都是情绪的反射,想到我这些年共事的团队,周围有这么多优秀的同事。

我认为这种感觉是大家共有的。没有人说出来,但这种情绪是大家共有的,彼此都能感觉得到。在我拍摄的最后一天,感觉有一点不真实,我心里有一部分是拒绝接受的,直到我走出片场那一刻,我的情绪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是这样的。

Mtime:你们的角色在整部剧集当中参与过很多战斗,有很多打戏。不知你们能否选出一场个人最爱的打戏。

尼可拉·科斯特-瓦尔道:有好几个,我觉得规模最为宏大的那场,我们俩一起拍摄的那次。在西班牙拍摄的突袭战从很多层面来讲,单单拍摄这个场景就让我震惊了,我见识到骑士的骑术,替身的剑术炉火纯青,太魔幻!

还有就是,这部剧到处拍摄外景,我们在克罗地亚美丽的海湾边进行的一对一格斗训练,绝妙的体验。我有一些与布雷妮在桥上的打戏,也很棒。每场戏都是不同的,规模上最大的就是突袭战。




Mtime: 你挑个不一样的吧?

尼可拉·科斯特-瓦尔道:说个别的。

Mtime:比如跟我说个单挑的场景?

杰罗姆·弗林:从我这个角色的视角来看,突袭战是最让人兴奋的,最让我兴奋的一场戏。但我同样喜欢……

尼可拉·科斯特-瓦尔道:你出场决斗救下提利昂那次怎么样?

杰罗姆·弗林:哦那次,那次不错。其实还挺吓人,长剑挥来挥去的,我挨了好几下。当我跟他交手的时候,教他怎么单手格斗。我俩拍摄的第一个场景,我出招突破他的防御, 却不小心击中了他的脑袋。

尼可拉·科斯特-瓦尔道:关于突破防御,让我来把话说清楚,没错他确实破了我的招,他是很擅长格斗的,他是个很厉害的战士。假戏真做这回事,现场我们会预演,假装武器是铁做的,我要把武器插向这里,然后你可以把武器往那个方向档。你绝不会即兴表演,绝对不能改变出手的角度(Flynn:就会出状况),我用脑袋给你磨刀了,这就是现场出的状况。

《权力的游戏》最终季主创独家专访
“布蕾妮”格温多兰:我最喜欢“私生子之战”



Mtime:你会如何描述布蕾妮这么多季的旅程?

格温多兰·克里斯蒂:布蕾妮的旅程是自我成长的时间线,我感觉起初她是一个相进国王卫队的女人,想保护她唯一爱过的男人,真的只求侍奉某人,这是关于她寻找自我个性的一段路。

随着一季季的发展,我们开始看到布蕾妮对自己的想法和渴望有了认知。她身上那些最初并不明显的强项显现出来,她的谋略提升,特别是在军事战术这方面。

Mtime:能说说你怎么学会爵位、舞剑等等酷炫的事物和技巧的吗?你可能是荧屏上最厉害的女剑客。

格温多兰·克里斯蒂:这番赞扬太慷慨了。我非常努力的练习,尤其是斗剑这一块,我不算是最好的剑客之一,离这层次差距还很远。穿着厚重盔甲戏服对斗剑的确有阻碍。

不过我总是安慰自己,中世纪的人可能就是这么穿的,所以我是在模仿真实环境。这就是为什么布蕾妮看起来有点忧郁,哈哈哈哈哈哈。

Mtime:从观众的角度去看,全剧其他的故事、角色、剧情瞬间有没有哪一处特别打动你的?

格温多兰·克里斯蒂:我觉得是私生子大战,那是一幕对战争的精准刻画。我真的很喜欢那场戏当中的运镜手法。镜头的技巧让你感到身临其境,仿佛被吸入这场战争体验。

我觉得它能证明《权力的游戏》作为一部电视剧拥有很多层面,它不只是一部靠剧情转折推动的剧集,它同时也通过发挥摄像机镜头的想象力来改变观众观察故事的视角。



《权力的游戏》最终季主创独家专访
“梅丽珊卓”卡里斯:我不得不长期对亲戚谎报剧情




Mtime:你能简单总结梅丽姗卓这么多季所经历的旅程吗?

卡里斯·范·侯登:许多起起伏伏,波折不断。刚开始她是非常自信的,她有一个直接明确的愿景和观念。非常笃定,自我认知清晰,她接受光之王的引导,相信一切都会按照预言发生。

接着事态开始崩塌,她失去信仰。从把一个孩子活活烧死(那一刻),开始急速下坡。她有很棒的角色发展曲线,可以供我表演发挥。

Mtime:当你表演这样的角色,会把小孩活活烧死的,你能去哪里寻找角色参照物呢?你读到过巫术邪教相关的趣闻吗?

卡里斯·范·侯登:这倒没有。我不想把她塑造的过分有神秘感,她已经足够神秘了,我表演的方式比较直接,然后渐渐的失去这种神秘姿态,我最喜爱的场景就是烧死希琳那场,让她领悟自己所做是徒劳,毫无用处。

表演方面,我很喜欢无台词表演。我爱一句话不说的镜头,不用台词,不用语言(记者:在默片年代),默片时期。对,那是我最喜欢的场景,她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哦,我的天,我毁了一切’。

Mtime:这一系列剧有许多惊人的、令人印象深刻的瞬间。看看其他角色,那些故事线,有没有哪个触发到你的情绪?

卡里斯·范·侯登:哦,太多太多了。伟大的战役场面能与感情场景、家长里短的场景和谐搭配,我觉得这是大师级别的编剧功力。你怎么能写出这样的作品?仅仅将主角写得有意思已经难度很大了,能把如此之多的故事线写得都很有趣,那是惊人的技巧。

Mtime:当朋友、家人、粉丝,或三者合一,当他们想跟你谈论这部剧,有没有经常被问及的事情?是剧情会怎样发展吗?

卡里斯·范·侯登:囧雪没死吧?他还活着吗?这个很难。我不得不长期说谎骗他们。撒谎骗这些人难度好大,我真的不喜欢这么做。但是我很擅长拒绝表态,或者胡编乱造。我会说‘我也不知道,我根本不看这部剧。我不晓得。’(记者:她必须得看,每个人都会看)我都不认得这些人是谁。

Mtime:已经是最后一季,当你拍摄最后一场戏的时候,有没有特别强烈的感觉?

卡里斯·范·侯登:嗯,当我拍摄我的最后一幕戏的时候,我特别伤心。我都没想到会那样,所有的情绪都被触动了,想到过去七年里我一直参与其中,所以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


《权力的游戏》即将落幕,让我们用守夜人的誓言,作为告别词——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
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
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
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
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编辑:汀

[ Mtime时光网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作者:Will Lawrence、红袖添饭、崔汀 关键词: 权力的游戏 时光对话 主创专访 冰与火之歌 最终季 WillLawrence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72)

发表

本周热读

1

国产科幻片《上海堡垒》吐槽大会

票房口碑双双失利 就真的没有优点吗?

一句话,中国科幻片要走的路还很长。
2

李小龙女儿李香凝告诉昆汀:你闭嘴吧

"他可以随意塑造李小龙 但别说这是真实的"

昆汀导演两次回应了在新片《好莱坞往事》中对功夫巨星李..
3

升了!《哪吒》跃居中国影史票房榜第五位!

能否超越《战狼2》《流浪地球》成最大悬念

在中国内地电影市场一直不被看好的动画电影,此番真的是..
4

《上海堡垒》导演滕华涛因口碑发文致歉

“希望中国科幻电影可以越来越好”

有观众评价道:“《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
5

"复仇者联盟4"曝特效解析视频&剧照

美队大战至少拍两遍 惊奇队长全程光环笼罩

《复仇者联盟4》特效呈现水平有目共睹,“美队大战”曝..

查看更多